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题专栏> 档案文化

千帆云集沈家门

  • 发布时间:2015.08.28
  • 访问次数:1,436
  • 来源: 普陀区档案局

□阎受鹏

  这幅千帆云集沈家门港的照片是章国鹰先生1970年拍摄的,似乎与我1955年来舟山见到的港景差不多。

  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末,木帆渔船机动改造试验成功。至1970年,普陀机帆船达1100艘,总吨位3.8万余吨,艘数和总吨位数已超过当时中、大型木帆渔船的3倍。然而,机帆船虽比大捕船、大对船、背舢板大一点,但形态未大变。而且机帆船也有帆,机器装在船肚里看不到,所以一眼望去,景色与往日木帆船时代并无多大差异。旺汛,沈家门港,浙江、福建、江苏、辽宁、上海、天津等七省二市千万条渔船集结,所以章先生镜头里挤满了重重叠叠的帆篷。

  千帆云集的场面震撼人心,那景致只要见一次,心坎里便如铭如烙,一辈子挥之不去。

  记得1955年1月,我从奉化来沈家门,正逢冬季带鱼旺汛,走出小客轮,抬眼一望,便惊呆了,只见密密麻麻的桅杆,犹如一座大森林,桅端撑起百褶裙般的帆篷,一层层,一叠叠,遮没了整个鲁家峙岛,连天也被遮得只剩几条狭窄的缝。桅杆上晾的渔网在海风中飘呀飘,仿佛云彩连云彩……

  当时,港畔一位老渔民告诉我,每一条船都有帆。小白底、红头对、花头对等小船挂一片帆;“绿眉毛”三道赤篷;大捕船二道篷;江苏的“沙飞船”前中后桅杆四道篷……做帆篷的大多是厚实的斜纹白布, 裁帆高手一疋布到手,精打细算,剪成方形、菱形、三角形,一寸也不浪费。从布至篷要经过多道工序:先是选一处较宽阔平坦地面,将剪裁好的帆摊平,然后七八位渔妇凑着帆飞针走线,滚边缝筋——在帆边缘和中央每隔一米之处扎上手指般大小的麻绳,让帆篷挺骨结实。接着,几个汉子扛起缝好的帆,投入栲道锅,煮染成赭黄或紫绛色,最后,涂上一层厚厚的桐油防腐。与打新船一样, 渔家制帆的心情十分欢畅,说说笑笑, 好不热闹!

  章先生拍摄的沈家门港渔船停泊的一角之景令人心往神驰,昔日港中如梦如幻的景象又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里。

  画舫般的广东钓鱼船叠起高高的楼台,桅杆端白云缭绕;山东的渔轮戴盔披甲,抖擞着战士的威风;江苏的沙飞船扬开鸥鸟般的翅膀,与苏州的猫儿船相嬉相耍;江西的“圆鼓船”像飘在海面的水兵帽;浑身彩绘的福建“打洋船”, 一家老小都在船上,鸡啼狗跳,孩子哭了他娘哄;温州的 “茄船”,仿佛是摊在海面的一串茄子;台州的“猫船”,如猫般灵巧。舟山的渔船花样更繁多,机帆船身段矫健,头上长着双角如高原野牛;“带角船”两只角高高翘起,比羊角还锐利;“鸡娘对”,一大一小,大船温情脉脉地背着“孩子”;还有“绿眉毛”和两舷依次各画红黄绿青10个眼圈的“20只眼睛船”,以及气势轩昂的“雄鸡头”、“红脸猴” ……偶尔,还可以看到色彩艳丽夺目,然而留有斑斑伤痕,前来躲避风暴、养疴歇息的台湾渔船。

  船,一艘连着一艘,一行接着一行,有条不紊地排列在起伏不停的波涛里,纵横交错地联结成一条条紫赭万状的船街桅市。尽管船各式各样,色彩不一,但所有的船头都迎着潮流,所有的船旗都向着一个方向飘舞,发出咕咕的笑声。

  章先生照片中的这种景色延续至上世纪80年代初期。记得当时省作协诗歌组来舟山采风,正值冬汛,诗友们见到千帆云集的景象一个个如醉如痴。一位诗人写道:

  密密麻麻的帆篷

  你挨我挤

  海空,挤成一缕缕细细的带子

  柔柔地系在桅端

  海风,轧成一条条扁扁的薄片

  呼呼地直喘粗气

  ……

  20世纪90年代, 渔船走向大型化钢质化,帆影便渐渐远逝,仿制的形式各异、色彩不一的木帆船与机帆船成了普陀博物馆里的陈列品。可那斜插翅膀的船儿,总会不时悠悠然地驶进我的梦……

p4_b

 

copyright@2012 by 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档案局(http://ptda.zsdaj.gov.cn)
备案/许可证编号: 浙ICP备09008495号
技术支持:福建博通软件有限公司